当前位置:马拉松赛事网 > 马拉松花边
广西 日照 常德 盘锦 无锡马拉松 苏州

虽千万里吾往矣——2017.11.12南昌马拉松

马拉松赛事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虽然从16年底开始,跑马已近疯魔,是个马拉松都想参一脚。但囿于工作地点在广州,平日里少有空闲,又加上刚参加工作,生活拮据,本来南昌马拉松并不在下半年的参赛计划中。只是手贱参加了农夫山泉的名额活动,又好命地得了个全程马拉松的免费名额,这下子,想要放弃就很难了。早一阵子,大学同学“疯子”因为上马没有中签,“怒报”南昌马拉松,也是中签。只是热乎劲一过,“疯子”同学就有点意兴阑珊,因为他工作地点在杭州,而南昌马拉松前一周的11月5日刚好是杭州马拉松,属于他非跑不可的赛事,对于南昌马拉松,他也就呈一种随时弃赛的状态。

就这么两个人,怀着并不虔诚的心态,竟然都获得了南昌马拉松的参赛资格,相互观望间,还是相互促进,实在诡异的是,“疯子”信手参加的一个爱跑堂活动,还中了个五星级酒店赛前一晚住宿的福利。这下好了,干脆住宿问题也解决了,可能隐隐觉得去南昌是种宿命了,对于宿命,自然不好违抗。于是,我“心痛地”花了将近500块买了广州往返南昌的火车卧铺票,“疯子”拖着杭州马拉松飚进335的“残躯”,各自启程。

描述起来,不知道会不会显得南昌之行充满了无奈,倒也不是。决定一做,情怀满满。一来是家乡省会,这种感觉是独特的,作为江西人,即便你不喜欢南昌,但南昌的点滴都有可能决定整个江西的命运。然后是英雄城的氛围,这个打响了武装革命第一枪的城市,有着不一样的热血底蕴,这在后来沿途的加油声中得以体现。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长期在厦门、在广州吃清淡食物的我,太想名正言顺地吃点正宗的辣味了。

1110日,在广州从化区出差的我,急吼吼坐上一个多小时车回广州,再从白云区坐漫长的地铁到广州东站,然后又是漫长的等车,外地跑马总是如此,从来没有从容二字可言。等坐上火车,满车厢竟然少有跑马拉松的,倒几乎都是去武功山徒步的。这种景象一开始真是让我有马拉松式微的感觉,不过聊上几句后倒也还好,他们虽然不跑马,却也敬我是条“汉子”,这让跑渣的我深感惭愧。

他们半夜三点多就要在萍乡下火车,所以也就没多聊,大家就各自睡了。只是他们的徒步,让我想起六月份在新疆徒步的经历,代入感让彼此距离更近。

我跟“疯子”火车的到点差不多,都是早上七点模样,他比我早一点点,便在出站口等我。坐卧铺还是能比坐硬座精神好点,两个人一出站就兴致勃勃地去找南昌炒粉吃。来到南昌,南昌炒粉和瓦罐汤,自然是不能少的。

彼时的南昌已经是有些微冷,加之有风,算不得好天气。不过寒风吹过,人倒是能清醒不少,又想到第二天可以时隔5个月再跑全马,实在是兴奋,在大马路上都想愉快地唱起歌来。当我们中谁疯疯癫癫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指定会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的,只是此刻心情完全放飞,也就全然不顾小伙伴的鄙视神情了。

终于走到一家早餐店,上来的炒粉却不是思念的味道,可能是油放太多,总之不是很满意,但聊胜于无,还是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领物时间是早上十点,但我们也无处可去,也就直接从南昌火车站周边找地铁口往领物地点国体中心而去。想想确是很久没在南昌停留了,上次在南昌的时候,南昌地铁还没通车,这次再来,2号线都已经局部通车了,于是颇为感慨时光飞逝。


国体中心离南昌西站已经很近,在一片人流不大的建筑群中,周围比较有辨识度的有青年文化宫和一系列的楼盘,我们领物所需的报名确认函事先并没有准备好,想要找家打印店都费了老大的劲。


彼时九点,国体中心已经有赞助商在那“摆摊”,佳明、煌上煌、农夫山泉、必迈等等,不过南昌的这个阵仗完全没有马拉松博览会所应该有的样子,送的小礼品极少,参展商也少。这是二线或者二线以下城市的无奈之处。之前参加过2017年厦门马拉松博览会,背着书包去,参加各类活动,得了一书包的小玩意,倒不是说贪这点东西,这种热闹,给人的感觉很好。相比于一个跑步群里参加上海马拉松博览会还总结出一个“薅羊毛”攻略,未免显得冷清了不少。我对于这,感情比较复杂,我希望自己的家乡也能热闹起来,也能发展得更好,而不是作为别家繁荣的看客。


因为是农夫山泉的赞助商名额,参赛包都是在农夫山泉那边领取,过程倒是顺利,领完跟“疯子”在国体中心外整理物件才发现,赞助商的号码簿上面没有参赛人姓名,我顿时感觉自己要跑一个假的马拉松。


整理完,我们决意去滕王阁看看。这是赛事福利之一,南昌马拉松参赛选手参观滕王阁免门票。说到这又不得不嘲笑一下自己,作为江西人,江西的主要景点一个都没去过,滕王阁、庐山、三清山、龙虎山、武功山,甚至我家附近的井冈山,一概没去过,算是一个不正宗的江西人。当然,还有一点没去的原因是,知道滕王阁也是重建的,总感觉失去了那种原汁原味。不过既然免门票,前面的一大段矫情完全可以省去,不收钱我还要啥自行车,走起走起。


赶巧,有一批古代穿着的小孩子在滕王阁一层台阶上朗诵《滕王阁序》,场面还是挺遭人喜欢的,只是他们没有念完,有点遗憾。


拾级而上,出奇的累。一个晚上的卧铺,加上山一样的行李,在消磨着我最后的斗志。在滕王阁的挑檐往赣江望去,没有落霞,没有孤鹜,只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赣江两岸对望,也正值枯水期,赣江水面枯竭露出沙洲,对于古时的苍茫浩瀚已经没有理解,只有在城市丛林中的迷惘和不安,现代化很容易地就消磨了仅有的诗意。


两个人终于有点意兴阑珊,从滕王阁上下来倒像是舒了一口气,匆匆前往酒店,也是刚好到了饭点,放下东西就出门觅食。入住的酒店刚好在绳金塔附近,就信步往绳金塔美食街那边走。绳金塔则是以前若干次到南昌但没去过的另一个去处,本身塔并不如滕王阁盛名,不过绳金塔瓦罐汤的名气,就不见得多逊色了。瓦罐汤是采用古来的煨制工艺,在专业瓦缸内进行煨制而出,以土质瓦罐为容器,加以食物配以纯净水为原料,以硬质木炭火恒温六面体受热,煨制出的瓦罐煨汤原汁原味,而且更含有很高的营养价值。


只是我们觅的是正餐,所以也就没去寻瓦罐汤。所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用在吃上面无疑是很棒的。在街头随便走走,随便找一家店进去,你都能很容易地找到你想要的感觉。这让我想起在广州的时候,跟另一个同学去找剁椒鱼头吃,结果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公里路,不是关门就是没有这道菜,最好只好改而吃烤鱼。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什么叫归属感,一目了然。


什么都别说,先来几个辣的,油大的。




一顿海吃,又是几碗米饭,又来两瓶啤酒,生活如此美好。吃完饭,轻装上阵的两个人精神好了很多,便在绳金塔周围转悠起来,看起来绳金塔古朴气派,游人不是很多,给我的印象安静美好。



我们所在酒店的房间窗户可以直接看到绳金塔,而从绳金塔看过去,也是不错的感觉。



也没深究,就回到了酒店,往床上一躺,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当晚再无大事。


第二天早上五点就醒了,起跑时间是早上七点半,但我总是给自己留出很多的富余时间。没成想洗漱、等车、打车、封路步行一叠加,到起点八一广场的时候还是差一点就没存上包。起点附近的指引工作确实不足的样子,我们在丁公路口下的车,被告知到处封路,可人往那边一走,也不近,走了得有一两公里,才找到安检入口,路上倒是有志愿者,但没有显眼的指示牌。


好在没耽搁起跑,这些也就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开跑时下着小雨,作为“奔跑中国”系列赛事之一,央视直播,央视的直升机和无人机在空中盘旋时,跑友们爆发出一阵又一阵激烈的吼声。之前说是有5000个全马名额,我们进场晚,却也能看到起点大门,事实也证明确实大门离我们不远,从赛后成绩显示,我们过大门也就花了两分不到的时间。


枪声一响,人流渐渐往前挪移,在起点处有摄像机,很多跑友都往那边凑,我一寻思自己也就大众脸,央视也未必给我镜头,也就不去凑这份热闹。道路很快变窄,路上也出现了不少红领巾,本身这么有特色的举动,也不知道是跑友们没有系紧还是有意扯掉的,只是多少有点不悦,小时候,我们不就被教育,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用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吗?虽然长大了知道这只是比喻,但既然有这样的精神寄托在上面,多一点尊重总是好的。道路变窄,也确实不好弯腰捡起来,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去年的南昌马拉松就听闻观众氛围绝佳,一度成为全国“最佳氛围”的候选赛事之一,今年实地感受,英雄城的群众热情真是名不虚传。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都齐备了。


赛道上的Cosplay风情还是颇为浓烈,有穿成清朝格格的,有打扮成熊本熊的,也有像兰州马拉松时碰到过的,穿着乞丐装,拿着个破碗,说是全程用馒头补给的,不过刚好在道路狭窄段相遇,不能停下脚步拍照,随手抓拍的也都糊成一片,看来以后是很有必要买个防抖手机或者其他支持设备了。


南昌马拉松一个特有意思的就是红军风了。在路边有充气的红军战士偶像,志愿者也多有穿着红军服装的,只可惜光顾着看,并没有能与他们合影留念。或者当天条件难得,心里总有着成绩破四的念想,也就顾不上停下来享受赛事本身。








跑过几个充气小兵时,我们行进在赣江边上,寒风习习,冷到怀疑人生。我们在跑步的这群人还能好点,志愿者们穿着羽绒服还蜷着,相当辛苦,穿着单薄还得做好安保的警察同志们亦是如此。


行到人群密集处,旁边加油声不断,我忽然“骚劲”上来,对着围观的群众喊话:“南昌人民,擦浪嘿哟。”怕是没料到有我这一出,我能感觉到人群沉默了一会,应该是愣了一下神,接着缓过劲来的他们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南昌人民的热情,让我们在赛道上感觉到无比的快乐。说实话,相比于有些地方围观群众双手十字交叉,一副冷漠脸地在那看着跑者们,像看着一群“智障”一样,我还宁肯他们并没有出现在赛道旁。然而,南昌不同,从老年人,到中年人,到年轻的小伙子大姑娘,到活泼可爱的小朋友,再到呀呀学语的小宝宝,都在赛道旁给选手们以极大的鼓舞。作为典型的老城,南昌的老龄化也比较严重,赛道旁老人的比例颇高,但光从赛道感受上来看,却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感觉,你不会觉得他们比年轻人的激情少,反而有可能更为饱满。关于上面那句名言,最有意思的就是它出自《滕王阁序》,而滕王阁,出自英雄城南昌。


沿着赣江边“吹了一阵风”,我们拐上南昌著名地标——八一大桥。以“八一”命名,书写的是革命豪情,整座桥给人的感觉亦是如此——雄伟气壮。





过了桥,全马和半马选手正式“分手”,各奔前程。我们也从南昌老城区进入新区——红谷滩。在一个熟悉的地方跑马拉松,有趣的一点是:不管什么,都有可能勾起你的一部分回忆。红谷滩亦是如此。那会还在上大学,新东方的一位老师给我们上讲座,说起他在南昌打车,怕被宰提前跟南昌朋友学了几句南昌话假装南昌人,但是他又不会几句,到后来真到了南昌,就只记得说“红谷滩”,发音大概是“焚估搭”。因为他订的酒店在红谷滩新区,所以一上车就“装腔作势”地说:“焚估搭!”结果人家司机师傅以为他知道说南昌话,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他当然一句都听不懂,只知道在那重复“焚估搭”。那师傅见他说好几次“焚估搭”,才意识到他可能就会这么一句,才用普通话问了他一句:“我是说,你要去红谷滩哪里?原来你就会这一句啊!”


红谷滩新区确实是新,即便我们跑得路边,还有楼盘在施工,按说这样算是荒凉的地方我们也不会期待有围观群众的,然而事实却并不,虽然比起老区那边人流密集,道路边上却也有三三两两的南昌市民为我们加油,他们个人的能量实在太大,以至于我们一路过去并不感觉无聊。甚至于,在人稍微变多的地方,我和“疯子”还明显加速了,跑出了最快410秒的单公里配速。下桥边还有热情的表演和志愿者尽责的指引。






沿途这样的农夫山泉“小人”也很多,各种表情,相当可爱,有好几次,我透过小窗看到里面的面孔,都是满脸笑意的年轻人,朝气蓬勃的样子。


彼时我们大约跑了一个半小时,15公里左右,我们开始比较注意补水和补充能量。这次南昌马拉松的补给还是很丰盛的,一般的香蕉、小面包外,能量胶、士力架、饼干都很多,只是这些有点干我就没怎么吃,倒是小西红柿成了我“疯狂补给”的东西,每过个补给点就抓一把吃,提神醒脑抗疲劳。



精神抖擞的阿姨们。



“疯子”很早的时候就从八一广场附近的一个阿姨那里“和(厚)颜(颜)悦(无)色(耻)”地要了面小红旗,插在空顶帽后面,竟然带着它跑完了全程。历时2小时15分,赛事已过半,我们终于能看见南昌的另一著名地标——南昌之星摩天轮(高160米,2006年建成时为世界最高,名噪一时,现为世界第五高)。2014年来南昌时还和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去坐过,在顶端俯瞰赣江如长蛇,周边公寓如蝼蚁,感官体验很独特。



到了南昌之星,说明我们离下一站——南昌大学就不远了。南昌大学作为江西省的最高学府,当初每年对本省有颇多的招生名额,所以往往会成为众多江西考生用来保底的学校。只是,我还是因为成绩太差,根本就够不到南昌大学的招生分数线,说多了都是泪。不过在此次马拉松之前,我倒是没去过南昌大学,只是知道它校门造价8000万,为“亚洲第一大门”,甚至被网友调侃门前不应该写“南昌大学”,而应该写“南昌大门”。当然,没有对南昌大学不敬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有趣就是了。过了南昌之星8分钟,就正式进入南昌大学“地界”,时值29公里。


作为“跑渣”,我已经能感觉到明显的疲累,只是道旁的南昌大学人,让我感受到比前面路程上更为热烈的巨大声浪。




太多的呐喊声,太多的加油声,太多的竖大拇指,挥舞小旗帜,拍着小巴掌,我只是匆匆地拍下几张照片而已,却还把热情的老奶奶给拍糊了。“疯子”完全忘我地加速去和路边的昌大学子们击掌,有个姑娘不小心把手机掉进栏杆里面来,“疯子”捡起来给她的场景,又点燃了现场的激情,爆发出一阵更胜平常的声浪。昌大的热情感染了我,不由的,我的配速还是提高了一些,或者说,在我最累,快要撞墙的29-35公里,昌大学子们的加油声不仅让我获得力量,更让我感动,虽然我们在跑,他们在看,但我们都在这座热血的城市中存在着,这让我们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联系,这让我们跑得更尽兴,让他们喊得更卖力。


这种互动的感觉的妙处在一个场景就可见一斑:我们跑过一段路时,有个小美女在那没有很大声但一声声均匀地喊着“加油,你们好棒”,我挪眼看去,哇,真好看的一个文静的小美女。这在平时,我可能偷偷瞟几眼也就是了,但跑步进行中的热血,让我勇气倍增,我笑着对她说:“你也好美。”她羞涩地说了声“谢谢”。我不知道这对于她意味着什么,也许平日里她已经能得到足够多的赞美,但我相信有一种赞美是最让人受用的,那就是“无所求的赞美”,因为那更可能是发自内心。


跑出南昌大学,已经35公里,我们又遇到了南昌航空大学的学子们在路边为我们呐喊助威,他们的热情,让我相信祖国的未来无限光明。



巧合的是,他们还打出了南昌航空大学环境工程学院的旗帜,本着调戏他们的愿望,我这“环境工程”相关专业的学长,说:“我也是环境工程的哟!”孩子们又是爆发出一阵分贝更高的声浪。


其实,本质上来说,我们经过的是个学区,除了最知名的南昌大学,还有南昌航空大学和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红角洲校区,甚至于不远处的江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所以,事先“功课”没有做足的我,单纯以为我们只是受到南昌大学和打出横幅来的南昌航空大学学子们的加油,实在是“很傻很天真”,我们收到的是来自众多学校的祖国花朵们的加油声。其实以上的配图也未必对应,因为一路过来,都是那么让人难忘的热情,以至于让我无暇分辨这加油声来自何处。


再过去,就真的到我的极限了。可能是之前消耗的热情太多,回到路边人数相对较少的地段,不禁一阵强烈的疲劳感袭来。从36公里开始,已经被400的兔子赶上,“疯子”想让我们跟紧兔子,这样就可以完成我自己全马破四的夙愿。只是这一切变得太困难了。我能明显感受到为了跟紧兔子们,我的呼吸已经有所急促,我心里在斗争着需要拼一下还是就此收手。甚至于在36公里走了一阵调整后,37-38公里我还能维持在5分半的稳破四配速,只是这一切来得太艰难,我已经气喘吁吁了。想着自己平时跑量的不足,想着马拉松猝死的前车,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破四计划,打酱油般地享受剩下的4公里。


“疯子”听我放弃破四,摇了摇头,笑了笑,但也没说什么。他上周末刚跑完杭州马拉松,这次也纯是陪我跑,不在乎成绩了(事实证明也确实没什么好在乎的,这逗比在赛事中途号码簿别针掉了,就把号码簿取下来放口袋里,结果没有成绩)。


既然已经放下破四的执念,接下来的4公里就简直不要太爽。我非常放肆地边走边吃补给,小西红柿,能量饮料,矿泉水,哦,对了,还有煌上煌鸭脯肉,在那么长距离的剧烈运动后,吃到这个有盐分的东西,那感觉简直太美妙了,就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中华小当家》里面别人吃了他做的菜以后宛如漂浮在云朵上,仙乐齐鸣的感觉。


“疯子”穿着小腿套,光走着实在难受,就提议还是跑,只是降速。于是我们度过38-39公里漫长的924秒后,开始了按6-7分的配速跑完了剩下的3公里。快到终点时,我想着怎么也要跑到“疯子”前面去,便暗暗加了速,没想到被他察觉了,他竟然也加速。虽然知道快到终点加速不好,但当时冲动之下,竟然互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终点,结果被终点裁判“好一顿凶”,时间定格在4:08:01(后来赛事短信过来,净成绩4小时622秒)。


虽然没有破四,但将自己的PB提高了将近13分半钟,也是很好的结果了(可见我是有多跑渣)。对于“疯子”而言,这竟然是他的PW,让我直呼“好气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终点再往前走,就可以领完赛包和奖牌了,然后在一边开阔地站了会,便开始拉伸。拉伸完再往前走,竟然还有热乎乎的姜茶喝。当天天气真心挺冷的,这一服务简直太赞了。只是像进起点一样艰难的是,我们去取包竟然又走了一大段冤枉路,进了国体中心,绕了一圈走出来才发现存包车,这是我想吐槽的。只是志愿者还是辛苦了,我愣愣地往前走时被他们笑着叫住,原来他们看到我的号码簿,我的包就在他们车上。于是顺利地取到了包。


因为着急赶着下午两点退房之前回酒店洗澡,赛后的一些赞助商活动也没参加就走了,坐地铁是免费的,为广大跑友带来巨大的便利。回到酒店,泡泡脚,洗洗澡,那种感觉,简直美滋滋。


收拾停当,也差不多到退房时间。退完房,两个人就拖着大包小包去绳金塔附近的饭店吃饭,这顿犒劳是少不了的,两个人华丽丽点了五个菜,还要了一大盆米饭,结果当然是没吃完,真是智障。倒没浪费,吃饱喝足以后,还打包了在火车上吃。


这个炒粉就是我想要的模样了。





出得门来,一眼看去,原来生活中处处有艺术。看起来像是反应了当初创业的艰辛而又昂扬的模样。



两个人又去到地铁站,只是到了分别的时候,我去南昌站,“疯子”去南昌西站,两个人的方向,刚好相反,只好道一声“山水有相逢”,便各自乘地铁离开。


晚上18:35的火车回广州。一个人在南昌火车站等着时间过去,不禁有点舍不得,虽然从来没有和南昌有过多的交集,但在这里还是发生了不少故事。有在秋水广场看过音乐喷泉喝过酒,结果合照显得超级胖被调侃“肿得不成样子”;有和大学死党在人防院那边打过桌球吹过牛;有在以前的蓝天学院(现江西科技学院)考过试,考完试下暴雨被淋成落汤鸡;有在南昌工程学院堂兄那睡过觉;有在华东交通大学同学那睡过觉,还和他另一个同学聊人生到凌晨两点多;有在东华理工大学同学那睡过觉,和他们去KTV喝酒唱歌;也有若干次,在南昌站或南昌西站等车每一次好像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没有太长时间的驻足,让我和这座城市好像总是有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在那里。然而,也是有着太多的零碎的回忆,让我总是会很珍惜来的每一次。

同一天的上海马拉松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在几个跑步群里,谈论的也是上海马拉松这个,上海马拉松那个同一天的南昌马拉松,即便那么努力,那么精彩,却也在网络上没能留下太多痕迹。我想过愤愤然,我想过疾呼,我想过很多,但最终还是想到放下。也许有的东西,就是属于小众;也许有的东西,就是感觉特别而不可取代;也许,只是因为,这是我的根。






( 关注中国马拉松,就上马拉松赛事网)



虽千万里吾往矣——2017.11.12南昌马拉松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虽千万里吾往矣——2017.11.12南昌马拉松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