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拉松赛事网 > 跑者投稿

一马离了西凉界

马拉松赛事网   发布时间:2018-06-08   

 银川马拉松今年适逢第二届,看时间连接,跑完秦皇岛后一周刚好相衔,又是我最喜爱的“省会级”赛事,于是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去年跑完秦皇岛,掉头东北,连接了首办的长春马,今年转向西北,去宁夏。由华北到西北,路就近多了,相比从厦门劳师远征要方便得多。

 
  在银川有着充裕的休息时间,尽管如此,还是制订了一个原则,那些需要爬山的远处风光景区就不去了。看完心念已久的西夏王陵后,放弃了另一个想看的贺兰山岩画景区,想那远古岩画,必定很是分散,又要爬山,不如在博物馆看看就算了。其他时间,则集中在市区活动,看了南关大清真寺(其实看后挺后悔,看过喀什的艾提尕尔大清真寺,其他的就没必要再看了),鼓楼和玉皇阁,那些人造的景致如西夏风情园、影视城什么的一概全免。每天争取睡个午觉,正是该吃吃、该睡睡,那大西北的牛羊肉,自当不能放过。被誉为“塞上江南”的银川的确是天赐之城,城内有河有湖,市区内还有多处成片的树林,林中喜鹊甚多,城市道路宽阔,不乏跑步的好去处。连续两个早上去起跑点附近的凤凰公园跑步,园内有彩色步行道,环一圈两公里多,跑起来很是舒服。正是这两天跑步,感觉不妙,身子发沉,跑不动。这令人有些担心。加上那几天大太阳,西北的太阳领教过的,紫外线特别强,人躲在阴凉处无事,暴露在阳光直晒下就受不了,好在关注赛日天气预报都是阴天。在银川的几天,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银川人很善良,尤其一些服务行业的人员,很少有那种天老大、他(她)老二的骄横。刚到银川那天清晨,上了公交车,把行李箱放在座位前,离座不过几秒钟,一回头,一个三四十岁的汉家女已坐到我的位置上,低头若无其事地摆弄着手机。车上人并不多,莫不成是“运妇”(运气之妇)?看着不像啊。我心想这银川人怎么这样?还真是少见多怪了。幸好随后几日,渐渐改变了对银川人的不良看法。
 
 
    比赛前一天再看天气预报,阴天中雨,暗自高兴。谁知第二天清早就是大太阳,只好老老实实地戴上了空顶帽。起跑前来到前排的小二黑们并没有被隔离,而是和所有跑者挤在一团,这种情况惟有在金门马拉松见过,境内还真少见。小二黑裸露的肌肤令人想起的鞋油“黑又亮”的广告,几位同胞好奇地伸手去触摸,我问一位:烫手吗?他告诉我,很光滑。
 
 
    起跑枪响,两秒之后即出跑道,这种“超前意识”,也仅有在金门遇到过。
 
一起跑果然不妙,胸口闷得喘不上来气,犹如在拉风箱,几公里过后才算喘匀了气。住的宾馆大堂不仅有电子血压计,还有电子人体秤,包括领物时的博览会上有国民体质测验项目,都有铁证留下我体重增长的记录。自从月初出来跑完东营,隔一周转战秦皇岛,如今一马“平”川,半个月的非正常生活状态令生物钟紊乱而不适。果然,才刚跑到第10公里处,就掉到了配速6分开外,这状况与去年脚伤正盛时相仿。后面的太阳虽然小了一些,并时有阴天出现,但热度不减,一路上多次用海绵降温。最后简直是东营马的翻版,只是比东营还慢了2分钟,436完赛。好在早有心理预期,并不着急。慢已慢惯了,慢而无可再慢,只把每次的慢马看作是一个过程也就完了,既然是过程,那就没必要过分在意结果了。
 
    跑完了,总是高兴的。马拉松的,都是些记吃不记打的家伙。
 
  最初的打算,曾考虑跑完银川再转道长春,串上5.27的长马,一马离了平凉界,转去东北将如何?后琢磨还从不曾一月连四马,料定三马过后会疲惫不堪,再说长春马不过尔尔,可跑可不跑,还是算了,早些回家休整度夏吧。
 
  “君子一阎,四马难追”,古人早有定论啊。、
 
  于是乎,打道回府。(文:xmyxn)

 

( 关注中国马拉松,就上马拉松赛事网)


一马离了西凉界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一马离了西凉界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