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拉松赛事网 > 马拉松花边
背景 膝盖 石家庄马拉松 临汾马拉松 海阳马拉松 2018吉林

江浙沪水上马拉松大环

马拉松赛事网   发布时间:2020-05-23   

江浙沪水上马拉松大环

517日星期日,与两位桨板高手BlackYQ相约划西塘,弄巧成拙竟然成为长三角一体的江浙沪水上马拉松大环了,一次性完成了好几个未了的心愿,应该好好记录一下。

5年前的5月我曾经一个人用16X划到西塘但无法划进去,本想兜个太浦河南岸环,结果水闸太多,一个人无法完成,于是原路返回,总共划了48公里。

这次情况与上次不同,自去年开始金泽到太浦河水闸一直处于常关状态,同样浙江那里的闸开关情况也一无所知,一个人划到西塘是不太现实了,而有了团队就可以协助翻闸。

早晨十点出发,一路寻找可能开启的闸,结果果然没有开的,划了近8公里在池家港闸口只能翻闸了,因为这个闸口的太浦河对岸就是嘉善的荻沼塘入口,板很方便拿了就走,艇由于长度重量等因素必须有两个人才可以完成,还好两边闸两头都有河滩上下,船虽困难些,但算顺利完成。

横穿太浦河后就进入荻沼塘河道,这里的水相对浑浊多了,大概是受太浦河河道的影响,还有流速很快,正好碰到顺流,这段划得很快。这次走的和我上次的有差别,我们一直走荻沼塘河道,上次我是从马斜湖到小河道再到西塘大舜镇那里去的西塘,不同的走法。一路很顺直到闸口挡住了去路,这个闸旁边没有可以上岸的地方,看了老半天只能选择放弃,然后寻找其他闸口看看,这样顺河道进入南塘港来到大舜镇旁,这时雷神阵阵,风刮得越来越大,仿佛雷雨就要到来,恰好找到可以上岸的地方时间也近一点了,正好吃个午饭躲避下雷雨。找了饭馆喝点啤酒,美美地吃了一顿,顺便也了解了下大舜,原来这个地方还是个钮扣制造中心,而饭店老板说北面马斜湖也算可以游玩。天气转晴,太阳也出来了,原来刚才打雷刮风只是提醒我们去吃午饭以便下午可以有劲划得更远。

老板的说法让我们改变了想法,既然通往西塘的闸门都关了,那我们去北面去看看湖也不错,于是下水后方向定为向北向西,往北并不容易,因为水闸都是关的,往西划南塘港是航道没有水闸,于是就这样顺着航道往西然后折向北进入塘港,有一大船在前引路,不久大船由塘港又折向西了,我们看到往北小河道的闸门是开的,于是我们进入了,看起来是个村庄,打听下知道这里已经进入芦墟芦东村了,这个河道大概叫金字河了,这次算是纠正了我对省界划分的概念了,以前想当然的认为太浦河南岸属于浙江界了,现在看到芦墟也在太浦河南,那说明江苏河浙江的边界在太浦河以南,而我们正处于交界,一不小心我从浙江来到了江苏了,于是乎这个划船就高大上了,一次划艇过江浙沪三省,大概艇界也是第一次。芦东村的房子很整齐,应该是统一建造的农家小别墅,规模很大,和青浦赵巷的金葫芦村有的一比,看来这里居民生活质量还是不错的,河道蜿蜒略微向西转一点然后继续往北,在转角的东岸有两个砖窑像是啥景点,后来查了下是芦墟大屠杀纪念馆.

1942222日,日军把抓到的30多名青壮年,赶进利字窑里。一边逼令其他几位村民搬柴到窑洞口点火,一边还守在洞口刺杀扫射尝试逃出的村民。此外,日军还特地从窑顶上扔进了手榴弹,乘坐汽艇离开时还不忘往利字窑的方向发了几炮,这就是芦厍莘周大屠杀

https://baijiahao.baidu./s?id=1572848883129731&wfr=spider&for=pc

再往前划就到了芦墟镇上河道了,向西后又向南转了个U型湾又向北到南窑港不久就看到了太浦河,这段太浦河显得特别忙碌,河道西面就是太浦河汾湖段,大船来来往往比上海段似乎更频繁,在这里我们研究了下该如何回程,一种是沿着太浦河向东划到金泽翻闸口回岑卜,还有一种就是干脆直接北上到元荡回岑卜,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大环,更有意义,于是采用后者方案,也是新的探路和挑战,于是直接穿越太浦河进入北岸的北窑港。

不同于南窑港算是市内河道,北窑港是航道相对比较宽,刚进入北窑港就遇到大船驶出开往太浦河,想来应该是畅通的,不过进去才发现这里有水闸是关的,再看了下左侧也有个水闸但只开了个门缝,根本无法过去,于是只能看是否可以翻闸,好在进入闸道在靠近闸门旁岸边有垂直的爬梯可以上岸,于是就从这里上岸翻闸了,折腾了一会儿终于进入了另一边,出去不远就是三白荡了。见到几首船开了过来却又停下了,上前询问知道他们是要过闸交钱,一次交20元,交了钱才开闸放行。看来水路服务还在延续几十年不变的方法过闸,以后是否可以采用二维码扫码缴费过闸,或许会更加方便些。

三白荡水域相当不错,中间有个小岛开发成别墅区了,东岸是黎里镇政府所在地(注:这个几个镇合并成汾湖镇后又改名成黎里镇的所在地,不是黎里古镇),看上去很有城市风味,G50从中间横贯而过,开车经常经过这片水域,一直有想法啥时来这里划一次,想不到竟然这次就来了。由于对三白荡不熟悉,对照地图看如何去往元荡费了一点时间,首先选择的路线由于靠岸边的湖底很浅,船底都碰到了湖底无法继续,只能另选出口河道,向东经镇上也是可以去往原荡,但划近一看,水路被栅栏完全封闭,只能尝试东北角的一条河道,结果证明是正确的,这条河道属于莘(shen,不读Xin)塔,这是莘塔市河,想来后面应该一路顺了,可是出莘塔市河后发现又有一道河闸拦住去路,这个闸是开了30-40公分,要过去需要人躺平才行,并且在闸的前面还横亘一根毛竹挡住去路,船是无法通过的,关键时候Black还是有办法,用桨板及自己莘塌把毛竹压进了水里,YQ在帮忙把我的舵抬起送过去,这波操作,没有两个人协作帮忙是过不了这个坎的,只剩下水让空船过了,然后再上艇,好在我们三人行,多了个办法。过闸时把救生衣脱掉躺平勉强过去,然后要靠自己爬起来是有困难的,后来依靠桨板作为支撑点终于坐正了。这也是探路中的各种磨难吧。到了江苏还有另外一个麻烦,在浙江和上海是看不到的,这里普遍采用竹子栅栏挡在河道分界地,一般大船过会把栅栏直接压进水里,不用另外处理,而我们的皮划艇桨板没有重量,况且底部容易被栅栏磨损,所以不能直接过,需要一个人通过旁边用作压低栅栏的竹竿把栅栏压进水下才能保障顺利通过。进了莘塔段有很多这样的栅栏,进元荡也是。

这时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天色渐黑,出了莘塔往北一点往右拐就到了去往元荡的河道,我们在元荡西面中间的位置,这时风大了很多,是东风偏南,正好是顶浪+侧浪,好久没在浪里了,不自信也是必然的,小心翼翼地顶着偏侧浪由东往西划行。元荡东西宽近6公里,横穿元荡也是一个心愿,这次也顺便捎带完成了。元荡的大部分区域是属于吴江的,只有东岸一块属于青浦,

看见元荡算是快到家了,有一种亲切感,在元荡我们划的次数也不算少,但集中在青浦区域,江苏段几乎没来过,以前网闸遍布,这次看所有的都拆除了,感觉湖面宽敞干净了,不像以前视线都被丝网所遮盖。只有在青浦吴江交界处还保留了长长的篱笆,只在中间保留一个栅栏作为通行,这次划行算是给东西向测了湖宽,大概在6公里。淀山湖有13公里左右的宽度,也算是很多的荡了,不知为啥没有冠名于“湖”。元荡还有一个御赐名字“莼菜荡”,故事如链接 /webPages/DetailNews.aspx?id=10681

穿过栅栏,我们重新回到了上海了,江浙沪大圈即将闭环了,来到东岸日月岛度假村看到好多皮划艇,以前是R2的领地,后来说不让搞了,好几年没来咋又有了,正想着,岸上来人打招呼了,和Black都认识,显然这几年我消息闭塞了,看来这里俱乐部搞得也很不错,停留一会儿,我们继续赶路,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乘早回了,于是乎穿过日月岛的闸桥进入河道,还有三公里多就可以回到岑卜了。

河道里Black突然提出要我全力划下,他用桨板和我艇比一下,对于一般人桨板是划不过艇的,但Black是冠军,桨板的速度比一般人划艇要快,所以我划艇和他划桨板是有的一比的,虽然划了已经40公里,不过这次没有觉得累,于是欣然接受,我开始全力划了,Black紧追其后,直到他后来停止下来,我也停了,或许是40公里桨板消耗体能要远远高于划艇,所以这次他居然没有超过我,也算大环结束前的即兴娱乐。

后面的路程都是驾轻就熟的老路,很快就回到了村了,天已经完全看了,还遇到了今年未碰面的艇友Frank,帮我搬艇上岸,为我的大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这次水上行也让我对这里水域有了更多的了解,也促使我研究了下为什么划界是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很大程度上要追溯到太浦河未开挖前的情况,太浦河是人工河,在之前边界是通过湖河作为分界的,比如许家漾是嘉善和芦墟的分界,而太浦河是在许家漾北面,所以自然芦墟就在太浦河南北两岸了,同样嘉善的北蔡村就在太浦河北岸,镶嵌在青浦,其实以前北蔡是和太浦河南岸是连在一起的。以下是太浦河竣工前的地图可以看到边界划分。

/s?id=1658333362233884873&wfr=spider&for=pc



( 关注中国马拉松,就上马拉松赛事网)



江浙沪水上马拉松大环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江浙沪水上马拉松大环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