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信息发布

高寒小说集序

2021-08-13信息发布发布者:dadayup

原文地址:高寒小说集序作者:许谋清

小说在泉州是弱项。

出了一个吴励生,他企图否定这种话语定势。

产生不同看法是正常的,争论也是正常的。我无意参加这种讨论,但我认为在当今文坛,小说应该是主项,尤其应该重视小说创作。我们是否可以把这种争论也视为一种重视?

吴励生策划了一个选本,选那些在省里甚至在全国有影响的泉州小说。做得比较挑剔,每篇都得有入选理由。石狮绿州书屋的蔡友谋向我推荐了高寒的《三叔・女人・老屋》,这篇小说我读过,我就推荐给吴励生,吴励生也接受了。《三叔・女人・老屋》入选的理由是它获得了《福建文学》初出茅庐奖最佳新人奖。

高寒的小说很好读。

我拿高寒的小说给一个女孩看,那女孩说好看,爱看,想一直看到底。我问她是不是有悬念,她说不是。不是悬念,那到底是什么吸引她呢?

我认识高寒很晚,绿州书屋的蔡友谋先生曾把高寒的书寄给我,见到高寒是几年以后的事,我没想到一个女孩会取这么样一个名字,她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只有二十几岁,现在也才三十多点。看到她的作品是好几年前的事,但开始认真读下去的是《三叔・女人・老屋》。没想到一个女孩会那么大胆的写性,敢写,会写,用词坦然,不脏,还使文章带着一种生机。写性是高寒小说的一个特色,她有那么多话好说,叫人不烦不腻,叫人有精有神,有滋有味地读下去。她不是挑逗性的性描写,文字很干净,很简洁,只是从容的叙述,有点儿实话实说的样子。她并不精心雕琢,行文朴素,但合在一块就有味,感觉到那语句有弹性,有张力,可以说高寒的小说语言有一种叙述的魅力。她写出来的生活显得比较厚实,语句也就显得有嚼头,她懂得让她的语言来回地荡,行文也就显得摇曳多姿。高寒会讲故事,她能够把普普通通的生活一层层地讲,讲出生活的酸甜苦辣。《三叔・女人・老屋》从三叔的死,很平静地叙述一个凡夫俗子的一生,能写凡能写俗,这也是高寒的本事。她把一个生活故事实实在在地叙述出来,以她的实实在在去打动她的读者。写性的高寒的小说不是现在社会上流行的通俗小说,它的品味比较高,属于纯文学的范畴。

给高寒打了一个,才知道她写出作品来,都像宝贝一样自己藏着,稿子不往出寄,但她寄出的为数不多的稿子却得了好几个奖。高寒的先生也说她有这么个毛病,胆小。高寒说她写小说写得很苦。我劝她往外多寄稿子,贾平凹一开始也是稿子满天飞,名家也是从没名开始的。高寒的小说,有长篇,有中篇,有短篇,我个人认为她的短篇写得比中长篇好。她的中长篇在结构上可能还有些问题,从整个架子上看也还像她的短篇小说,由于要写长,速度就放缓了,所以读她的中长篇不如短篇那么好看,那么言之有物。我对她说,我在第四届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上曾经说,小小说也包含在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里面。我的意思是,长篇小说照样是需要简炼。我举了一个例子,《静静的顿河》的女主人公阿克西尼亚,对这个野性十足的女主人公的前史,一部近百万字的长篇巨著,作者非常吝啬,总共只用了一句话,那就是:阿克西尼亚岁那一年被她父亲绑在长条椅子上强奸了。凭着这句话的张力,就已经足够了。我说高寒的小说短篇写得不错,除了《三叔・女人・老屋》,还有《花瓶》、《阿珍的悲剧》等,《花瓶》里面大龄不嫁一直依赖着哥哥的杜明在嫂子面前一次次的犯刁,《阿珍的悲剧》里面春夏秋冬年复一年一直在聊天的阿珍,都写出人物的个性,写出生活的韵味。前者写某种变态,后者写一种麻木,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入目三分。当然,后面一篇稍稍直白了一点。《洗脸》也有特色,只是太散文化了一点。这篇短短的小说细致地展示一个女人的内心世界,不像《三叔・女人・老屋》那样带着旁观者的冷静,这也说明高寒可以有几副笔墨来征服她的读者。

在我这几年读到的泉州的文学新秀的作品,高寒应该说是出类拔萃的。这里顺便说几句,最近我还读了其它一些小说习作,这些习作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作者太聪明,作者一聪明就把厚厚实实的生活给推远了。人们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高寒是植根于生活的,在她的作品里面,我们闻到浓浓的生活的味道,汗臭味、茶香味,男人味、女人味,而不是香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