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信息发布

四月第四周书是好东西

2021-09-11信息发布发布者:loveshasha

   中国教育报、商务印书馆联合推出的十场读书公益讲座已经结束,带着对十位读书名家骨折式仰望的钦敬,带着满满当当的收获,带着延续至今仍未消退的激情,想写点文字抒抒真情,落笔之际竟发现所有的词语都似被风吹散的云,飘飘忽忽不可捕捉,只剩下“书是好东西”这五个字牢牢的扎根,挥之不去……

就是它了:“书是好东西!”不管这题目有多俗,却实实在在的代表了我的心声。

书是好东西,它曾温暖过我阅读资料贫瘠的童年。对于一个出生于年代末的农村孩子来说,有课外书读真的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印象中,四年级之前,我的阅读就是课本教材,除此以外,一片空白,因为五分钱一本的小人书都需要向母亲软磨硬泡好久才能买到,更不用说几角几块的大部头的书!最好的境况是每天下午放学回家从点到点半可以通过收音机听评书《杨家将》,这应该算是我最早的阅读启蒙吧。好在书非借不能读,好在同学邻居中还是有藏书不菲的“富翁”,隔三差五的能读到一本渴慕已久的“大书”还是很幸运的。四年级之后开始了我近乎贪婪的最初级的娱乐性阅读,尽管在现在看来都是不怎么提倡的书,比如《岳飞传》《施公案》《呼家将》之类的历史类武侠小说,还有我先前在其他文章里提到被我翻看过无数遍的邻居小姑姑的本小人书,都成为我单调困乏童年里最温暖最美好的陪伴和记忆。

后来,初中的时候,阅读资源丰富了,一头扎在金庸、古龙、梁羽生,琼瑶、岑凯伦、席娟等武侠、言情小说里,着实“迷”了一阵子,后来发现言情小说过于套路,没啥意思,便渐渐淡了,但对武侠小说的迷恋一直热情未减,甚至尝试自己“创作”,现在已记不清当时“大作”写得啥了,但那本厚厚的自裁白纸用线装订的“书”,那段经常偷偷熬夜进行“高仿式创作”的时光还记忆犹新。

因为痴迷“不务正业”的阅读,常常被妈妈训斥:“就知道读,读起来没完没了,还能当饭吃?”被催急了的时候,还真就不吃饭也要读完,不仅因为书好看,还因为需要按时归还……当然,读书可以偶尔忘食,但最终不能当饭吃,但从那时起就让我坚定的认为书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书是好东西,它轻盈着我忙碌窘迫的现在。我特别喜欢一句话“阅读能让沉重的生活变得轻盈。”作为一名普通平凡的教师,我也像王维审老师在讲座中分享的案例类似: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还能葆有上学时喜欢阅读、坚持阅读和涂涂写写的热情和习惯。但慢慢地,真实的教师工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闲和轻松,更没有像电视剧中那种浪漫和美好,在大多数的时候,教师会被淹没备课、上课、作业批改,或者说处理学生问题,并且学生问题总是没完没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大概就是这样的。这种简单重复、循环无味的日常生活,就很容易磨损教师的激情和骄傲……的确如此,一届学生没带完刚入职时的豪情激情就渐渐消逝,读书和涂写渐渐被抛弃,虽然偶尔会被自己工作之初写下的四大本日记、读书笔记而触动,但重燃的小火苗最终熄灭在琐碎繁杂的日常事务性工作及懒惰懈怠中。而我,说好听点是一个做事认真,执着一根筋的人,说难听点就是害怕突破不愿改变喜欢随遇而安的温水里的青蛙。十几年如一日的时光流逝中,我彻底成了一个被体制抛弃的人,躲在自己构筑的所谓淡泊宁静,自求心安的城堡里浑浑噩噩。

幸运的是年的那个寒假,王维审老师成立的叙事者团队,发起的那次连续天不间断写作的挑战,成为我庸碌生活中的一束光,一个航向,一座灯塔,从我毅然决然加入叙事者大家庭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质量潜滋暗长着变化。有人说,只要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诚然如是。回首四年来和叙事者伙伴们共读的每一本书,共写的每一篇文,都清晰的记录着生命中的点点滴滴,原本庸碌无味的日子因为浸润着书香而格外轻盈芬芳。还记得读《苏东坡传》的时候,正是生活极不顺意的时候,逼仄的生存空间,纷繁的思绪,阴霾笼罩的心境,竟然在与苏子的相遇中化解于无形。难怪有人说:“人生缘何少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此言不欺。同时,我还通过阅读,《跟着苏洵学教子》《跟着东坡学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