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信息发布

班主任要有预见性(《高邮教育》2012年第18期“我和我的班级”专栏)

2021-10-21信息发布发布者:仙子

班主任要有预见性

俞永军

 

中午,我接到阿星母亲打来的:说孩子烫得这么狠,班主任都不告诉肇事者家长,家长连看都不看一眼。随后又说,孩子旷了两三天课,晚上达标练习,老师问都不问。我一方面代班主任向她打招呼,开学几周,头绪多,事务杂,任务重,势必有些事情做不到位;另一方面,其他老师问没问,我不太清楚,但我问了,而且告诉阿星要准备的内容,包含一、二单元要求掌握的生字新词、默写部分。

乍看上去,阿星母亲是责备肇事者家长,是责备班主任。其实,更多的是说,孩子遭了这份罪,没有人关心,哪怕是打个问候几声,照个面劝慰几句。事实上,阿星被烫下来的第一时间,班主任就应该及时打给家长,并随同家长一起到医院。烫的过程,我了解,就餐时不知是谁推了阿星一把,阿星往后一退,撞到后面端汤的小雨。谁对谁错,谁也说不清,现在关键是治好阿星的烫伤。

第二天晚上,正常例会,时间不长,我照应班主任会后一起到阿星家。当时,我就有一种想法,不管孩子伤得多重,班主任必须选个时间去看看孩子。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只要有伤痛,哪怕是一点点,父母都会心疼不已。如今,阿星后背烫伤,影响到正常课务,家长当然着急。此外,我也有一种预感,科任老师,尤其是班主任,如果不去探望,势必遭致家长怨恨,她会认为班主任不重视孩子,久而久之,会把一些简单的事情无限放大。正如阿星母亲锁说,孩子是在学校里烫伤的,学校要负全部责任。说法不一定准确,但想法合情合理。所以,我和班主任拨通阿星母亲的,说出内心想法。阿星母亲非常高兴,连说用不着,无论我们怎样恳请,她愣是不说出家庭所在位置。

阿星母亲怨声载道,怪班主任,怪科任老师,怪肇事者家长。尽管有点悖理,但受伤的是自己的孩子,落下功课的也是自己的孩子,班主任不问,老师不问,家长不问,显然说不过去。幸好,那天晚上我和班主任及时打了,否则,她势必吵到学校,甚至找到班主任理论一番。

挂上,我赶紧拨通班主任,告诉她阿星母亲所说的话,并照应她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其他科任老师,嘱托他们把最近所讲内容,选个时间找阿星辅导一下。另外一件事情,由我来做,告知小雨家长,要么打一个,要么选个时间去探望一下。打,最好能理解阿星母亲的心情,尽可能打打招呼。看的时候,一点水果,或一点营养品,聊表心意。毕竟阿星和小雨是同班同学,很要好,且都不是故意的。

小雨母亲很豁达,一听我说的话,连说孩子讲得不清楚。而后,她立即打给阿星母亲,阿星母亲同小雨母亲一样,亦是心胸宽广之人。所以,两人谈得很投缘。后来接到阿星母亲,说小雨母亲打过,事情就算了,她说这样做并不期望小雨父母能出多少钱,只要有一个,有一份心意,就足够了。当时,我很感动,为阿星母亲,为小雨母亲。同是母亲,我想,心是相通的,面对孩子,且又是同班同学,肯定能找到一个契合点。只要能找到这个契合点,事情就迎刃而解。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至今阿星后背,还有一点疤痕。阿星吃了不少苦头,阿星母亲也吃了不少苦头,不管他们中的哪一个都心存怨恨。如果班主任事先没有预见性,不能及时处理,势必小事变大,大事恶化。如果班主任及时处理,体谅到双方切身感受,尤其是受害一方,势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得益的是孩子,是家长,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