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货源发布

语文教学改革的哲学思考

2021-08-14货源发布发布者:beginning

原文地址:语文教学改革的哲学思考作者:曾扬明

语文教学改革的哲学思考

童庆炳

    目前进行的语文教学改革,随着新课标的陆续颁发,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是我认为语文教学改革的有力推进,还有赖于对于语文教学改革宏观的思考和微观的研究。没有宏观的思考,就事论事,我们还可能迷失方向;没有微观的研究,一味空谈,许多改革的措施也无法落实。宏观的思考与微观的考察是相辅相成的。本文是对于语文教学改革的宏观的讨论。

    一、语文教学问题描述

    在20世纪80年代初、中期,我常带大学本科四年级学生到中学实习,我听实习学校老师的课,听我的学生的课,感觉到中学生学习语文的积极性不高,教师的教学水平很低,学生的学习水平也很低。学生们对语文课不感兴趣。何以造成如此局面?我想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是教材问题。在教材中真正的文质兼美的佳作太少,尤其是新鲜独特的文学作品更少。编者过分考虑在名家中排资论辈,所选名篇几十年没有多大变化;同时时文太多,通讯报告啊,社论啊,占了太多的篇幅;再加上讲什么语法、写作知识,把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活活地压制下去了。这样的教材学生读起来没有趣味,老师教起来也不起劲儿。第二是教法的模式化和学法的操练化。教师明明面对的是一篇不错的文学作品,却按照当时教辅资料的模式,讲字、词、句,讲段落大意,讲中心思想,讲写作特点,讲语法,一篇整体的作品被割得零零碎碎,更遑论如何把沁人心脾的、豁人耳目的文学世界(对大量的文学作品而言)呈现在学生的面前了。这样,在课上,老师有气无力地讲,学生无精打采地抄;在课下,学生又要面对大量繁琐枯燥无益的练习,学习自然变成了一种操练。第三是语文学习的效率低下。教师出尽了力,学生也下了功夫,可学习语文变成了沉重的负担。学生学习主动性、积极性严重受挫,其结果使学生的语文素质普遍较差,有的学生更是胸无点墨。第四,归根结底,是语文教学的指导思想出了偏差。在教材编写者和教师那里,语文成为纯粹的工具,五六十年代是政治工具论,80年代开始是语言工具论。难道语文是一种工具吗?关于政治工具,现在多数人以为不对了,就暂且放下不论。单拿语言工具论来说,现在坚持这一观念的还大有人在。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占主流的做法也还是语言工具论的一套。有一点我一直很困惑,既然人们认为语文就是学习语言的工具,那么为什么又要在教材中选那么多的文学作品呢?经过我的观察,原来这些人不过是看重文学作品的语言。但是文学作品的语言是单纯的语言吗?那语言是一种没有思想感情、没有艺术韵味的空壳吗?我们是否可以把作品的语言拿过来而把作品的思想感情、艺术韵味舍掉呢?如果把作品的思想感情和艺术韵味舍掉之后,学生还能不能进入五彩斑斓的艺术世界呢?如果我们不能把学生领入文学作品的艺术世界,学生还会对语文感兴趣吗?在学生对语文没有兴趣的情况下,我们又如何去调动学生学习语文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呢?回答这些问题是另一篇文章的任务,我想就暂且打住吧。

    1997年社会各界开始了语文教学改革的大讨论。讨论的结果之一就是教育部总结历史教训,借鉴国外经验,颁布了蕴含新理念的课标,培养学生语文素养的新理念提出来了。在新课标的指导下,多种新教材也先后推出,人们看到了黎明时分五彩斑斓的霞光,听到了令人振奋的号角。语文教学改革大有希望。但是语文教学就没有问题了吗?不,问题仍然很多。这就需要新的思考。

    二、语文教学改革需要什么哲学根基

    任何学科和专业都需要有自己的哲学根基;没有哲学根基的学科和专业肯定是不存在的。不论自觉不自觉,目前语文教学和教材中所反映的上述情况,肯定隐含了某种哲学背景。今天我们正在进行的语文教学改革也需要哲学思想的指引。那么,以前的语文教学的哲学背景是什么?今天我们进行语文教学改革又需要什么哲学根基呢?

    根据我个人有限的理解,从哲学的文化类型上说,现今世界上有两种哲学:一种是认识论哲学,一种主要是存在论哲学。什么是认识论,什么是存在论,这纯粹是哲学问题。我这里不准备也没有可能把两种哲学讲清楚。我只是用举例的方式,简要地让读者了解这两种哲学的不同,以及它们跟语文教学改革的关联。存在论产生于古代。在西方,从古希腊的哲人赫拉克利特那里,存在论就开始萌芽,在他那里是作为哲学本体论提出来的。但后来衰落了,被新兴起的哲学认识论所取代。认识论哲学源于古希腊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传统。它的理论基础就是主体与客体的分离与对立。人是认识世界的主体,周围的世界则是认识的客体,其基本的理论假设是事物有现象与本质、个别与普遍、具体与抽象、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之区分,并认为通过现象可以认识本质,通过个别可以认识普遍,通过具体可以获得抽象,通过感性认识可以升华为理性认识:二元对立成为认识论的基本特征。认识论哲学的本质是知识论,人可以通过对周围世界的认识,通过对事实的分析与综合,通过逻辑判断、推理、证明和证伪等,获得一切知识,解决一切问题。认识论折射到文学问题上面,就是模仿论(复制论、再现论、反映论)流行,通过模仿对象世界获得对对象世界的认识,典型形象就是通过个别认识一般的典范。所以西方文学理论的经典是模仿论和其后发展出来的典型论,它统治了西方文学发展达一千多年。认识论哲学发展的主要成果是西方现代科学技术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从而给人类既带来无尽财富又带来无穷弊病的现代工业社会。直到以科学主义为主要特征的工业的弊端,终于给人类自身带来灾难(如拜物主义、拜金主义以及环境污染、现代战争等),人们才开始怀疑认识论哲学是不是就是惟一的哲学。于是,所谓的存在论哲学应运而生。妥斯托耶夫斯基、尼采、里尔克、卡夫卡、雅斯贝尔斯、海德格尔、萨特等作家、思想家开辟了哲学存在论的新方向。与认识论不同,存在论主张以人为本,世界惟一的存在是人,而不是物。海德格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