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货源发布

我的发型设计师

2021-08-14货源发布发布者:mengmeng

我的发型设计师

 

时间过得真快。三十年了。

有些事,她一直不知道。

和她的故事,只有“人生如戏”四个字合适。

那就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吧。

其实,那时我决定去死,先把一头长发剪掉,越短越好,接下来要做许多准备,没时间管头发了。

怎么就走进她的枫华发廊,坐下来,不记得了。只记得她看到我就开始赞叹,赞叹我的一头黑又顺的长发:这么好的头发,不要剪短吧,好不好?她边说边用手抚摸我的头发,她的手轻柔,令人舒服。可是,我的态度是决绝的,只回她一个字:剪!

觉得她很奇怪,一个理发师,却舍不得剪发,劝了又劝:要不,少剪一点?

我烦了。

她还在争取,要不,剪到这里,她指着我的肩下面,要不,再长一点?反正说来说去的,很烦。

我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处,坚定地说:就这里,快剪!

后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和她的第一次交往对她的态度冷淡无理,有点惭愧。

三十年后才说出口,而她的印象全不是这样,她说,你没有冷淡呀。

好吧,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相信的世界里,所以看到的不一样。

但是,她第一次给我修剪的发型却非常非常好看,明明只要她把长发剪短,她却剪出一个漂亮的发型,那种流畅的线条,一边长一边短的不对等式,偏分,说不出的洋气,好看,前所未有。

留下的照片里看到这个效果。

我当时的关注点肯定不在发型上。

后来,没死成,决定活下去,再去她的发廊,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她给我剪过各种漂亮的短发,有一种短短的烫发,很好看,照片里也可以看到。

没想到她是个文艺女青年,她的发廊是许多文学青年聚会的场所,他们还搞了一个文学社,写诗,弹吉他,唱歌什么的……

我只是她的顾客。

她并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却主动找到我的宿舍,变成朋友,又不断带来新朋友,男生女生都有,变成朋友们。

那时候,她突然来了,捧着亲手摘的小花,带着吉他或是小艺术品,很文艺。

直到有一天,她来道别,说要南去找机会,开始新生活。

那是上世纪末。

新世纪初,我第一次南来,是和呆子及小四妹一起,第一个夜晚,把他们扔给风华,现在想来实在可笑,呆子吓坏了,后来他说,带着外甥女小四妹在网吧里待了一夜。因为我要留在一个残障群体生活的地方,体验人家的日常,就把呆子推出去不管不顾,现在想来,真是哭笑不得,还是年轻幼稚啊。

那一次不记得有没有见到风华,反正,我没有去她住的地方。

后来,多次南来,都会请风华修一下头发。

有一年,从北京过来拍李虹英子夫妇,素材齐了,需要编辑,风华叫我住到她那里,她想跟我长谈,我需要一个安静的所在,就答应了。

每一次跟她在一起,最重要的事情都是修剪头发,总会有一个别致的发型出来。

有几年,她开设了一个高大上的工作室,气派、华丽、艺术气息浓烈,就是太奢华了,租金高得惊人,不是我能想象的事。她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想要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工作室,不顾一切做起来……

我在那里,体验过最舒适、最享受的美发服务……

就这样春去秋来,花开花谢。

这个春天,陪家人治病,南来,又有机会享受她顶级发型师的最一流的服务。

我们说起过去,三十年来的旧事。

她大吃一惊。

许多事,她一无所知。

在她的眼里,窗子是一个知性成熟内心强大的大姐大。她从来没想过,窗子也曾绝望,活不下去。

还有,告诉她一个事实:我留存的照片里发现的真相是,这三十年,凡是漂亮的发型,全是她的作品;凡是她为我剪过的发型,全是漂亮的。

三十年来,我的发型多是她设计的,无论在哪里,我们见面时她都会带着整套的修发工具,为我修发,创造美,也奉献爱。

她真是个顶级的发型设计大师啊。

而风华在我眼里,一直是幼稚的,心智不成熟的小女子。虽然她也经历了许多,又仿佛从来不曾经历过,一如我三十年前遇到的那个发廊屋的小女子,很有艺术天分,热爱自己的职业,热情,爱运动,爱交朋友,有时自说自话,照着自己的想法去服务他人,遇到反击时茫然失措,不理解真的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精明的人,也不会替自己的人生做打算,不懂得保障自己的基本权益,理性不足,感性有余。

但她确实是我所遇到过的最好的发型设计师,手艺顶级。她对发型设计的热爱超越了一切痛苦,无论面临怎样的难关都愿坚持下去。每当她完成一个漂亮的发型设计,都会美滋滋喜洋洋拍了又拍,存下照片,忘却烦恼。

这些年,有无数的回头客,她的店开到哪里,人家就追到哪里去找她做头发,甚至有客人专程打飞机前来只为修发;她能够通过发型帮助一个人大大的提升形象,曾有人为了相亲来找她,在她的巧手打造之下,那个相亲的男子完全换了人似的,形象好了,信心大增,从此,成为她的回头客;还有客人留言说:丽莎(风华的英文名)是灵魂的发型师,经她的手修剪的头发有灵魂……

她真是有一双上帝亲吻过的手,非凡的手。她说,这一生最爱的事情就是做头发,无论有多少烦恼,一旦开始给客人做头发,就全身心沉浸到创作里,忘掉世界,忘掉一切,只有眼前的这个作品,无穷无尽地追求作品的完美,孜孜以求,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