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货源发布

杨秀秀第二十次读书笔记

2021-08-23货源发布发布者:飞腾小子

《民主主义与教育》读书笔记

第一章的标题是“教育是生活的需要”。作者说明了教育的由来以及教育存在的意义。首先,作者区别了生物和非生物,认为他们之间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前者以更新维持自己”。一块石头,它无法实现自我更新,经过风吹日晒雨打,变为石子,最后变为沙子,成为大地的一部分,失去了它原本的属性。石块不能实现自我更新,他的命运就是走向衰亡。人类作为生物如果不能实现更新也会是同样的命运。 既然人类要生存下去就要不断更新,那么人类又是怎样实现更新的呢?这里杜威又引进了一个概念――“生活”。他认为“生活就是通过对环境的行动的自我更新过程。”“生活的延续就是环境对生物需要的不断的重新适应。”他认为前面讲的生活只是最低等的生活,它只包括物质,是“最低的生理学意义上的生活”,而人类的生活要比这复杂的多,它包括习惯、制度、信仰、胜利和失败、休闲和工作。也可以用“经验”来代替“生活”这个词。同时,他认为“教育在它最广的意义上就是这种生活的社会延续。”  这里又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教育会是这种生活的延续呢?他认为“社会群体每一个成员的生和死的这些基本的不可避免的事实,决定教育的必要性。”因为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会面临死亡,如果在临死之前没有将生活中的那些经验传递给下一代,那么毫无疑问生活将无法延续,人类也将走向灭亡。因此,教育便产生了,教育的最基本作用就是传递经验,使人类生活延续下去。紧接着,我们就会很自然地想到教育要传递,就离不开沟通。沟通与传递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因为沟通乃是让处在共同体的人们达到占有共同的东西的方法。即,处在一个群体的人们要想把自己的经验传递给别人或自己的下一代就需要借助沟通,而沟通的渠道便是通过言语,他特别强调言语的重要性。杜威甚至认为“社会生活不仅和沟通完全相同,而且一切沟通(因而也就是一切真正的社会生活)都具有教育性。”这句话就等于承认社会生活本身也具有教育作用。  以上讲的这些,杜威认为都是讲的非正规教育。这种教育是通过儿童的直接或间接地参与获得经验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需要传递的经验也变得越来越丰富和复杂。“除了比较低级的职业以外,通过直接参与成人的事业进行学习,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时“有意识的机构――学校和明确的教材――课程被设计出来了。讲授某些东西的任务委托给专门的人员。”正规的教育也因此产生。  然而在杜威看来,从非正规的教育向正规的教育转变,有着明显的危险。即“正规教学的材料仅仅是学校中的教材,和生活经验的教材脱节。永久的社会利益很可能被忽视。”因此在本章的最后,杜威提出“教育哲学必须解决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在非正规的和正规的、偶然的和有意识的教育形式之间保持恰当的平衡。”对于这一问题,我认为现在变得更为重要,尤其是在中国新一轮的教育改革的大背景下。(现在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参与式教学及其培训以及课程改革就是杜威这一思想的体现)然而,如何才能恰当地解决这一问题,杜威在最后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具体可操作的答案。看来他是准备把这一问题留待后人解决。

杜威在第二章“教育是社会的职能”中提到“学校是特殊的环境”。他认为“成人有意识地控制未成熟者所受教育的唯一方法,是控制他们的环境。”“我们从来不是直接地进行教育,而是间接地通过环境进行教育。”环境本身具有教育性。如我们的语言习惯、仪表、美感和美的欣赏等都是“环境的无意识的影响”。但这些都是在偶然环境中形成的,学校则“总是明确根据影响其成员的智力的和道德的倾向而塑造的环境典型。”  学校这一特殊的社会环境的产生,在杜威看来是必然的。因为随着社会变得日益复杂,就有必要提供一个特殊的社会环境,特别关心培养未成年人的能力。学校这一专门培养未成年人的能力的特殊环境便应运而生。杜威认为这个特殊的社会环境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功能:一是简化和安排所要发展的倾向的许多因素;二是净化现有的社会习惯并使其观念化;三是创造一个更加广阔和更加平衡的环境,使青少年不受原来环境的限制。学校的第一和第二项功能其实可以看作是对环境的选择,第三项功能则是创造环境。由此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当今我国的大部分学校似乎重在选择环境而在创造环境方面略显不足。“学校的首要职责就在于提供一个简化的环境”,而我国的学校所提供的环境似乎过于简化。杜威提到在不同种族、不同宗教和不同风俗习惯的青少年混合在一起的学校里,学校还发挥协调作用。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国留学生也来到了中国,学校变得越来越多元化,然而仍然有许多学校未能在期间发挥良好的协调作用。

第三章标题是教育即指导,讲的是教育的指导作用。他首先从环境的指导作用说起,因为在上一章中他提到了“教育是特殊的环境”,因而教育有着特殊的指导作用。儿童天然的或天赋的冲动和他们出生加入的群体的生活习惯是不一致的。所以,必须对他们进行指导或疏导。这种指导一个是空间的,一个是时间的,因为是为了使动作集中和有顺序。而社会控制的本质在于对行动的手段和目的的共同理解。否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观点和行动,谈不上联合和生活了。他说“可以把一个人关起来,防止他闯进别人家里去,但是把他关起来并不会改变他盗窃的倾向。”而我认为这种说法就有点偏激了,关起来就是对他的一种控制,这种行为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能让人产生自省意识,认识到自己以前的行为做错了。即使某些人屡教不改,出来后仍然盗窃,但人都是趋利的,想起可能被关的后果,他也会有所迟疑。比如管教所的犯人,社会就是通过控制他们的人身自由来尽可能使他们改过自新。虽然说这种方法不是民主的教育而带有强制性,但却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了。

第四章的标题是教育即生长。他提出生长的首要条件――未成熟状态。而关键就在于这个“未”字。一方面,它包含的是一种积极的状态,因为尚未成熟,所以才有生长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它不同于不成熟和不可能成熟,而是成熟的前一阶段。生长的第二个条件是儿童具有依赖和可变的控制能力即可塑性。因为依赖暗示着儿童具有某种补偿的力量,他们不同于一般动物,很早就带有社会性了,如依赖他们的母亲,依赖他们周围的一切可以帮助他们的人,与社会有着紧密的联系。可塑性也就是发展各种倾向的力量。。没有这种力量,获得习惯是不可能的。养成习惯是生长的表现,因为习惯是儿童对环境的适应,也是环境对儿童的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