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货源发布

从扬州剃刀说到理发说到修面

2021-08-24货源发布发布者:丫头009

从扬州剃刀说到理发说到修面

扬州掠影之十一

 

    扬州剃刀很有名;扬州剃头匠更有名。匠,是对有手艺人的称谓。剃头匠,如今很少有人说了,代之以师傅;剃头也代之轧头、代之以理发、美发。

    葛优先生的头必须有专职剃头匠或剃头师傅去操办,否则不会这么绢光滴滑。

    如今M街大大小小的发廊、理发店、美容院里很难找到一个像样的地道的剃头师傅,更难觅一位会修面而让你舒适满意的剃头匠。

    我年青时,我们镇上合作商店理发馆里有个叫巫守莲的理发师,地道的扬州人,手艺好,众人称道。他和我住在同一弄堂里,很熟悉,加上我那拉茬而又刚性的胡子,必须由他修理,脸才光滑如新,青春M面。

    修面修得适意,一种是很好地享受,一种很芤獾摹靶∽氏硎堋薄@衔啄苋梦衣意;他能给我足够地舒适。

    那时,他们拿的是死工资,干多干少一个样。再说为人民服务,顾客满意才是“最大的光荣”。我每次去理发,他花在修面上的时间比别人要长得多。理为发,洗完头,把椅子后仰,让你躺个舒服。热毛巾擦上两次,再用适度热的毛巾折成口罩状,焐住我的嘴、下巴、两腮上。刮须前,用小刷醮肥皂,掀去毛巾,T了个大花脸,然后将剃刀在蔽刀布上上下数蔽,立马剃须。?着滋滋声,胡须基本上扫去了。然后他再用手指任易齑剿闹埽找其残留,又下剃刀。(我的胡子横七竖八,老巫说这是平时拔胡须的恶果)。经过反复龋上下砘?淼厣ǖ矗胡子刮了个精光。

    接着修面,剃刀贴着脸皮轻轻地“刷,刷”飞过,舒适跃然脸上。然后修眼皮,修鼻,修双眼内毗,修耳廊、耳垂、耳背。大功告成,他用左手按在我前额上,右手握拳,轻扣三下,告示完工。椅子复原,擦一把热毛巾,再擦花露水,旋开百雀灵盖,用右手食指挖上一点,涂于我的鼻尖、两腮,?后他两手相搓,拍掌三下后,将我脸上的百雀灵擦个没有死角。

    修面的技术在于焐,在于擦,在乎剃刀锋利,在乎刀的角度、力度、速度,其中稍有一丝偏差都会影响舒适;影响完美。老的P州理发师基本功扎实,当然他们手中少不了一把扬州剃刀。

    老巫故世后,我找季师傅。季师傅修面的手艺稍逊于老巫,但除了他,店里修?技术没有比他更高超的人了。

    季师傅退休后,我还上他家,请他帮忙做桩“好事”。季师傅不能动弹了,我的脸也就不修面了。近年恚虽请人偶尔修过几次面,可是舒适没有享受到,反而刮不净的有之;痛如拔毛者有之;破皮出血者有之……。于是头照轧,面不修了。

    我大女儿家小区的东北角有家理发连锁店,她们都上那理发。我也去了,知道店主是位正宗扬州人,几番接触后有点面熟了。有次我去时顾客不多,他亲自上怼@硗攴?我对他说:“我想修个面。”他答应了。此时进硪晃慌士,请他美发。他停下我这里的生活,去与那位女士交谈。我耐心等待着。他再淼轿颐媲笆焙芸推地对我说:“老先生,对不起,下次我一定给您修面。”我也客气地回答他:“没关系,下次吧。”我是个倔老头,对于那种没有“让顾客满才是最大光荣”操守的人,很鄙视。至今三年多了,我再也不上他那里“轧头”去了。

    上个月,在县城老家,听人说附近有家“真诚”理发店有修面的,服务态度也很好。周六下午有空,就去了。正巧有两位眉妹在做头发,他要我等着。为了修个面,我足足等了分钟。我问:“那里人?”“安徽的。”我知道舒适肯定不会有了,但面必须修。理我的发很便当,.厘米推个满头平,五分钟即能完事。他修面不用水、也不热焐;椅子不后倾,没有后枕,让我仰着头,挺着胸,曲着腿,像上刑罚一样地摆好架子,他“舒适”地给我把胡子刮掉。好在剃刀锋利,手法也不错,胡子很快没了,但其余地盘上依然茸毛一脸。你说我还会再当“真诚”的回头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