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货源发布

杜欣培:站在地狱的门口

2021-10-08货源发布发布者:abc566890

【俞永军按:杜欣培是我去年教的学生,当时她在九()班,我是他的语文老师。能成为她的语文老师,相处一年,事实上,我们相处两年,八年级就教过他,我一直引以为豪。她的语文成绩很不错,尤其是作文水平。中考成绩揭晓,她的语文成绩名列班级榜首,料想作文立下汗马功劳。语文基础知识,她清楚,我更清楚,好几次都留堂,我相信她会引起高度重视。她文章最大的看点就是真实、真切、真情,这基本沿袭我的传统,但凡是作文指导课、评讲课,我都会强调这一点,言为心声。当然这种言为心声要有所取舍,为非全面复制,像记流水账似的,一件不落地记下来,这不是作文。《站在地狱的门口》,我很喜欢,一连读了好几遍。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她是亲历者,我也是亲历者。尽管后来我们都安然无恙,但当时情景历历在目。房屋莫名其妙地晃动,窗户劈里啪啦地空响,大街上人头攒动,议论纷纷。一个小区的,还是不同小区的;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清楚的,还是不清楚的,关注的焦点只有一个:高邮,我们赖以生存的小城发生了.级地震。原本说说而已,毫无体验的我们终于经历了一次大地震。虽然没有大的人员伤亡,虽然经济损失也不像想象得那么恐怖,但我们还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庆幸我们还活着,庆幸能读到杜欣培的文章,它一方面再现当时窘态,另一方面又希望我们好好地活着。

 

站在地狱的门口

杜欣培

 

今天地震了,我是幸存者之一。或许这样说你会觉得很好笑,因为级的地震对于多灾多难的中国来说不能算是什么,但是对于高邮这块芝麻豆大的地方来说已经是一件特大的具有震撼力的新闻了,可能所有的人都会觉得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有些事情如果自己不去亲自体验一下,或许便不能体验其中的一切。以前汶川地震、日本地震时,尽管心里多少有些震撼,但也只是微风拂过,说几句便会过去了。可如今地震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倒也多出了几种滋味。

那天我正和老妈吃晚饭,我先吃完了,便先将自己的碗筷洗干净。就在这是,老妈猛地站了起来,惊恐地说:“桌子怎么会晃起来?我的头怎么会晕起来了?"老妈停顿了几秒,她的思维被灯罩的碰撞声打破了,老妈果断地说:“地震了!”我先是一愣,可是我什么感觉也没有,然后笑嘻嘻的说:“怎么可能,这里是高邮,不可能会地震的。”当妈妈指着摇晃的灯罩给我看时,我迟疑了,或许这真的是地震。可是楼上的一户人家养了一条狗,为什么狗没有叫呢?高邮不是属于平原地区吗,为什么会地震呢?这些疑点没有征兆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老妈紧张地将我拉出门,我也将信将疑地跟了出去。家里的电灯、电风扇都来不及关掉,只拿了一串钥匙。似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地震,当我们下楼时,楼上的人也都急急忙忙地往下走。大家的神色都那么慌忙、惊恐,仿佛死神正在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迫近,只要他们稍一停留,死神变会毫不留情面地将他们带走。

到了楼下,大家都聚在了一起。有的人连鞋子都没有换就奔了出来;有的人正在吃饭,顺便将饭碗也带了出来;有的人还穿着睡衣……总之,他们之前的一切状态都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女人们聚在一起,开始用各种夸张的表情、动作来表现自己真的从鬼门关走了一回。我的老妈也免不了俗,越说越夸张,都不知添了多少油,加了多少醋。男人们似乎就冷静些,他们中有的人开始用手机向外打,证实自己的亲朋好友有没有什么事,可是所有的手机都没有信号。孩子们似乎对这一切都感到很新鲜,还有一个小婴儿安静地躺在惊慌失措的妈妈的怀里,熟睡着……

其实这个小地震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我们这群人的大惊小怪,完全没有必要站在楼下喂蚊子。我不耐烦地叫妈妈回家,可在一旁的阿姨惊恐地连忙摇手,说“不行,万一还有余震呢?”我只好无语地陪站在一旁。她们当中有的人竟还提议今晚就睡在外面空地,我是呆不住了,问妈妈要了钥匙就回家了,任凭她们去讨论她们的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