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女性网,中国最大的女人生活交流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946|回复: 0

追忆

[复制链接]

4

主题

0

好友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6-3-21 07:44:04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版权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最近想说的,想写的,迟迟于庸庸碌碌,隐形于平平淡淡,最后爆发于无病呻吟。我决定,只谈少时的成长,无关爱情,避免矫情,无关大篇幅的谈论人生的意义,只在一念间迸发,一不小心忘掉时间,忘却现在。


        


       童年渴望长大,就不怕夜晚墙壁上怪异的自己;雨后上学途中泥泞地面散步的蚯蚓;马超爷爷院子里杨树落下成片的 “毛毛虫”部落开会,他总是一把抓起趁不备向我跑去;还有田地间玉米叶上思考人生的七星瓢虫,我不是故意哭着疯跑掉;在教室里跳到我背上幸灾乐祸的壁虎,尖叫声碾压过男同学的嘲笑。


     


     
我想每个人都有着关于童年超乎寻常般的记忆力。在还未上学的年纪,扎耳洞简直就是美丽在萌芽时期的专属名词。不过,红薯梗才是农村小女生对耳坠的无限遐想。红薯梗会保留红薯叶,然后在清脆的梗部每隔一两厘米处隔着皮折断,最后如同带坠的项链,叶子会像耳坠一般悬挂于耳根部垂落下来 。奶奶看着身后的我摇晃于肩头的“耳坠”,也是那天她老人家决定带我开启美丽生涯的第一步。貌似昏暗低矮的房子,盘于脑后简易的发髻,深蓝色墨水上衣,黑色金莲,她拿起尾部穿有红线的针走到门前,门口倾泻的光线足以照亮些许模糊的记忆。缓缓用两颗绿豆夹住我的耳垂,在两侧慢慢撵压。等待耳垂红热之际,迅速穿透,两侧耳洞的位置是否对称全凭手艺。穿透过后红线系为圆圈,过后适量转动,耳洞处抹上香油避免发炎,怕疼长久不移动者耳洞就会长实。第一次扎耳洞经历终究因为发炎流脓,在我妈一狠心抽出红线后希望破灭。可这并没有让我死心,在小学同学伟丽妈妈的帮助下,打响打耳洞第二次战役,这次红圈内会串有漂亮的珠子点缀,可还是没有成功。当开始有手枪式自动打耳器的流行时,是一种金属材质的耳钉,我不太确定是不是银质。这次依然自作主张,踊跃尝试,这次终于如愿以偿。貌似曲折心酸,其实还蛮斗志昂扬。


         采摘蓖麻花时总会有阳光闪耀;夏日水渠清凉的水里, 总会有我们挣脱凉鞋的小脚;大片红枣成熟时被竹竿打落,总有抱头满地寻找的尖叫;土沟地边总有摘枸杞的惊喜,满坡绿色突现蒲公英时瞬间美好,大自然总是会轻易的向小孩子展现它的乐趣和美丽。




          那时喜欢长我几岁的叔叔家,他跟我堂哥同岁。他家的窗台堆满了书,看着那些书充满了好奇,冥冥中有巨大的魔力在向我召唤。当时的愿望,就是想拥有一窗台的书。 到后来可能去的次数多了就会讨人嫌,他就开始轰我走,长大后才知道,有个词叫男女有别。




         印象中堂姐是不喜欢我的,所以童年的片段里很少有她和堂哥,仅有那次放学后要去大伯家吃午饭。就在她站高凳子上寻找塞在门上方的钥匙时,不小心从高空中摔了下来。那时候不懂得幸灾乐祸,就在她摔坐在地上的同时,一边表情痛苦的揉腿,还不忘狠狠的瞪我,就像这是我一手造成的。进屋后,当然她对我也不客气。所以演变成为成长史的困惑之一,堂姐为什么会如此讨厌我?


      


         在童年关于奶奶的出现似乎很少,隐约会从我父母那里知道,还在八十年代就随伯父们在省会居住。待我们陆续上学后,父母会带上我们去看她和爷爷。那是个春天的季节,从我生活的乡镇到省会城市可以坐火车,第一次坐上火车的兴奋,还有车窗外闪电般飞过的大片的桃花园,竟然和小学课本里《小站》的画风不谋而合。列车疾驰过后,风景又回归平原色调的单一,却出奇的和谐于天际。下了火车就是车水马流般的现代都市,视界的广角也一下子被开阔。它是不同于夏日雨后,傍晚放学后小学生时期的自己,对彩虹的无限遐想。




           儿时的露天电影绝对算得上一场视觉盛宴,晚饭过后天没黑就自带小板凳出门,绝不用担心哪个位置观看是否最佳。机智逗逼的唐伯虎,笑傲于江湖的东方不败,龙门客栈柔情似水的金镶玉,有情重义的黄飞鸿,闷骚少年四毛和弟弟小皮以及武功盖世的少林小子······· 它们占据了大多人的少年时代,当时看的是热闹,后来看的是怀念。


   


        初中第一年,  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和同伴们相约到学校早读跑操。每天的第一件事就壮胆子,要独自穿过一条百米长的巷子,除非夏季天会亮的早,大多数时候都要以最快的速度奔跑。那时就崇拜大我一年级的学姐,她是那种妹妹头女生,体态大方优美,尤其走路的姿势很好看。每天中午回家吃午饭,碰巧很多时候,我就在她身后,然后就开始悄悄地跟着她,学她走路的姿势。一抹阳光穿透大树散发出不太耀眼的光,随着微风和大片树叶的摇曳来回穿梭于长长的巷子。学姐穿鹅黄色上衣,下面是深色裤子,风儿好像随时听她调遣,耳边的头发也被微微吹至肩头,随意灵动于发梢,步态柔美于轻盈。我现在才明白,记忆里每一个美好的脑补画面,都会有自带鼓风机的特效。




       视野再次忽然间被打开,就是大学的大门开启的那一刻,有各种各样的名字会和你产生轨迹。和社会的复杂不同。里面的人都是纯粹的友好的,没有利益和恶意的。如果说高考是你这辈子知识丰富度的顶峰,那么大学时期的人际关系,就是你人生的鼎盛期。进入社会的圈看似很大,实际真正属于你的不然,它要借助于你父母的圈子。一位退休又被学校返聘的高数老师说,“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以前的每一天也这么用功,你们也许就会考上一流的大学。”他是上海人,却一辈子执教于脚下的这片土地。他会戴金项链穿马甲搭配牛仔裤,偶尔谈起儿子说不喜欢他买的皮衣袖子带动物毛,也想念嫁到国外的女儿。自嘲这次回校也是为了预防老年痴呆,不禁发现眼前的这位老人可爱风趣。课堂上会间歇性谈起曾经执教于扫盲运动,还会涉及到大国之崛起的兴衰,甚至还有幸和数学家华罗庚有过交集。整个受教育时期,每一位导师很多时候都会讲起他们的故事,相对于课本知识的局限性,他们提前向你展示社会的真实。




       大学哲学老师语惊四座,“你们选择出生在这片土地,很抱歉就是你们的不幸,你今天能坐在这里,并不说明你们不够优秀。” 如今就像网络上很红的一句话,五十六个民族,五十五个加分。




         我把大学理解为,一次塑造自己,完全由自己掌握进度的机会。有一次在课堂上,同学们表示对该门课表示质疑,有一位年轻的教师这样说:“曾经我也和你们一样以为,其实它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你,我们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在哪用到,但我保证,肯定有用。” 现在回想起来,他话语中赋予学习时代的我,对待学习态度的端正,是本该在那个年纪自我管制的约束。学校本是思维模式和习惯的培养,人生价值观的提升,而文凭却只是敲门砖。现学的知识大部分早已落后于现代行业,如果有一天,你想爬的更高,它随时会给你一把阶梯供你攀越。

         


          那么多年,每每听到导师们的谆谆教导,受教育的时光是人生中最幸福的, 时光荏苒,物是人非,才深有体会。


     

喜欢白色的事物,它白的纯粹,不同于任何色调,总是净的专一,美得彻底。电影《岁月神偷》说,世间本没有一成不变的白,所有的一切事物到最后,都会变得发黄。


     
   
好久不见的儿时的小青哥哥,很多年后在姥姥家附近的超市里,再次见到他,已然认不出,所幸一开口就确定是他。这么多年,无论是眼前的,还是童年的面孔都变得陌生了,就像丢失了一块却努力也拼不出的肖像拼图。甚至会觉得,某个名字,有些童趣,注定成为每个人脑洞里装点成册的书中乃至一篇章,一个段落,一句话,一个标点。冥冥之中,上天就安排了时间,地点,人物,只待时机成熟,缘分一到,即刻等你踏入。





                                                                                                                                                               恋之


                                                                                                                                                       2016.3.18
     


     
     
     
     
     
     
     
     
     
     
     
     
     
     
     
     
     
      
此文版权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