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女性网,中国最大的女人生活交流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73|回复: 0

苏州如梦之梦后——《犹恐相逢是梦中》

[复制链接]

6

主题

0

好友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7-3-26 07:41:3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前须知:


这个repo非常零碎且矫情,有很多废话,作者玻璃心所以请温柔对她。


禁止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谢谢合作。


*



?伪装者和琅琊榜热播的时候,我忙着往电脑里录入证人证言,给证据分类,陪处长出庭,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隔壁处一起合租的大学室友A姑娘稍微清闲一些,她会天天守着电脑盼更新,路上偶尔给我讲一点剧情。





那时候我对国产电视剧和国内的演员也好爱豆也罢,半点兴趣都没有。胡歌的名字我很早就听过,我读小学的时候仙剑奇侠传一正在热播,读大学的时候轩辕剑天之痕刚播完不久,他在我身边的同学朋友嘴里一直都很有存在感,是她们的逍遥哥哥,是她们的景天,后来也是她们的梅宗主。



我最初是不太喜欢胡歌的,这份不喜欢一直持续到实习完毕放假回家才结束。春节前喵糖大老远跑来看我,和我从万达广场走回家时又一次劝我去看琅琊榜。我记得我当初是这么回答她的:“不看不看,讨厌胡歌。”



她回了上海没多久,我妈妈突然开始看琅琊榜。用我的iPad,趴在我的床上。我去拿书,正巧碰上宗主和双刹帮帮主的那场对手戏。我到今天都没想起来我当时到底想取哪一本书,但是我记得那天我和我妈妈一起把琅琊榜看到了第七集才去做饭,当时天都黑了好一会了。



春节前夕,我一边刷牙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再喜欢国内的明星了。离得这么近,难免会生出不该有的念头。想去见见他,想和他说话,想要他的签名,想和他合照,等等等等。



那年的春晚节目单上有他的名字,我从刷到那条微博起就莫名地期待。节目结束后,我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分别提起了他的名字,夸他唱歌好听,人长得也好看。朋友找我聊天,问我,你喜欢胡歌啊?



我嘴硬着不肯承认,她便摆出一副已经窥破天机的样子。后来我再看到这段对话,忍不住想起那句——世间有三样东西无法隐瞒,咳嗽,贫穷和爱。


是啊,我喜欢胡歌啊。


在我自己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就已经那么喜欢他了,所以,我该怎么办呢?



去看如梦之梦并不是临时决定的事,为了这趟旅途我计划了小半年。其实起初我是想去北京的,托叔叔帮我弄到了票,不巧撞上了考试,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好在还有苏州场,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没有在家过元宵,还崴了脚,砸碎了一瓶酒,但是这一切都值了。


本来想开场前和@静待梅郎
面基,但是我差点迟到,她等不及先进去了。我也没赶上古月官网的留言薄活动,算是苏州行唯一的遗憾了。



为了来看如梦之梦,我特意将手机壳换成了胡歌的Q版,把指甲涂成和古月蓝最接近的颜色,喷了五号之水,涂了香奶奶的细管。我刚进场的时候被我的位置隔开的两个胡椒似乎正在讨论这个位置有没有人,我坐下后问她俩是不是来看胡歌的,她俩点了点头,反问我:“你是剧粉吗?”


我:“我也是来看胡歌的……”


希望如梦之梦有一天可以在夏天或者秋天演出,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穿上古月哥欠的会服,我是认真的。



我的位置不算好也不算差,有一边是视线盲区,略微有点遗憾。因为身体不好加上感冒还有点低烧的原因,我只看了上本,也就是胡歌的戏份最多的部分。



如梦的舞台和我之前看过的话剧不太一样,莲花池的观众实在是幸福,希望下次我也能买到那么好的位置。剧情我没有看完整,就不多谈了。在这个repo里,我只想聊聊胡歌。聊聊亲眼看到他是什么感觉,聊聊现场听他念出那些台词是什么感觉。



开场后,他慢慢向着我的这个方向走来。灯光介于明暗之间,我看着他,像第一次告白的小女生似的,嗓子发干,心跳加速,手心出汗,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像我在电视里、电影院里和杂志里看到的那样,又好像和那些模样完全不同。他的鼻梁很高很挺,眼窝比一般人要深一些,皮肤很白,即便灯光不敞亮,我也觉得他在发光。我第一次由衷地觉得他如此真实,又如此不真实。他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却和我永远都不会有什么超过粉丝与偶像这层关系的牵扯。


这样多好啊,后来我想,这样最好了。他就应当是这样,灯光愈稀疏,他愈灿烂。等整个世界灯火通明的时候,他却已经在世界的中心。



一整个上本,我的视线几乎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听五号病人声线哽咽,隐隐带着几分绝望地向路过的人追问他太太的去向,看五号病人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中开始他的旅行。



我对表演这门艺术几乎一无所知,我不懂究竟什么样的演技才算得上优秀,称得上炉火纯青。我判断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或者一本舞台剧中某一个演员的表演是否值得一看的唯一标准就是我能否能在演员的表演的引导下与他共情。为他的悲伤潸然泪下,为他的欢喜笑逐颜开。为他的每一段不幸的遭遇痛彻心扉,又为他每一段幸福的时光心怀慰藉。



这场梦我做到一半就醒了,因此我没有什么权利去评断梦的好与坏。但是对于那个引导我入梦,让我在梦中乐其所乐,悲其所悲的人,我总是忍不住想要多说几句。我很久没有看话剧了,也不曾去胡歌拍戏的地方探过班。我不知道他平时的工作状态和如梦之梦中展现出来的有什么差别,但是我确实在这场梦中感觉到了荧幕上的他和舞台上的他的不同。并非所演绎的角色不一样这么简单,而是更加接近他所定义的真正的演员。



舞台剧是一锤子买卖,没有NG,不能重来。每一句台词,每一个肢体动作,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必须一次性到位。五号病人哽咽时我也几欲落泪,遍寻不见的痛苦撕扯着他也撕扯着我。我仿佛也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人,碧落黄泉,再也寻不到他的身影。



说实话我起初并没有十分投入剧情,因为我本质上是拖着我的病体来看胡歌老师的,时不时就得关照一下我的各个关节的骨头是不是还在友好地运作。但是看着看着,我就被他带入了他的情绪里,我的骨头们被我抛到了脑后,疼也不疼了,感冒也没那么难受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懂表演,但是我喜欢胡歌的表演。



太过于专注的后果就是散场后我觉得我像是被熊孩子拆开重组了一番,一根颈椎连通到腰椎,哪都不对劲。好在喵糖不辞辛苦跑来接我,一路上我提着她买的桂花酒,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胡歌有多好看,戏演得有多棒,结果一不小心崴了脚,砸了她的桂花酒,还差点划伤手。



我回家的路上琢磨了一下,我怎么就摔了呢。得出的结论是,感冒了没吃什么东西有点低血糖,加上颈椎不好头晕眼花没看清还有个台阶,导致了好端端的一瓶酒英雄就义。由此可见,插聚说的很对,想看如梦之梦,除了有一张票,你还得有个好身体。


不过说真的,能亲眼看到胡歌老师,崴脚什么的,都值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以后大概也不会遇到比胡歌老师更好看的人了。看完如梦回来,一直到今天,我都处在一种“其他人都是将就”的状态里。胡歌老师真好看呀,虽然他拖着行李箱夹着画从离我最近的那个舞台上走过时没有戴我最想看的花环,我也还是觉得他好看。明明舞台那么大,周围的人那么多,可是只要他站在台上,我的眼睛里就只剩下他了。


我曾经觉得有些小说中电视剧电影里的情节太过夸张,原来只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见过他。


《怦然心动》中有这样一句台词: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pare


灯光熄灭,蜡烛燃起。我看着他一步步从混沌的黑暗中走来,那一刻,我真害怕这是一场我一睁眼就会醒来的梦。


太美好的东西,总会让人觉得太不真实。



上本落幕时,我突然想就这样活在梦里,或者死在梦里。就像朱光潜先生在《生命》中所说的那样,在这样喜悦的时刻,我突然生出了奢侈的念想。我知道,这也是一种“我执”,一切妄念都因此而起。



可是我对他有什么妄念呢?我不求与他结一段尘缘,甚至不求与他有什么亲近关系,只希望他能爱他所爱,畅快淋漓,只希望他能平安喜乐,一生顺遂。就算有一天,我一头扎进了自己生活的柴米油盐恩爱情仇里,我也希望他能够永远像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活得满足,活得自在,澄澈通透且勇敢,温柔善良亦坚强。


谁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都说粉丝最深情也最无情,但是只要你愿意,我便永远对你情深似海,悠远绵长。


即便有一天你青春不在,容颜渐老,即便有一天你白发苍苍,儿孙满堂,我也依旧爱你,一如初见时那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